子愚雅趣
人间花香
散文  2018年05月07日  阅读:771

屈原“扈江离与辟芷”成就人格的伟大。

“左丘失明,厥有《国语》”,诠释了执着的陆离。

我爱听《二泉映月》,因为心湖上总荡漾着阿炳的忧乐。

也许是窗台上那盆芷兰最懂我的心事,浅夏葱茏,潇洒馥郁,剪却了一缕缕闲愁。

远方的老表诚恳老实,但却遇上了人间不老实的事情。他的孩子从小患眼疾,被庸医瞎治成了义眼。整年在外打工的他几乎把钱全花在了孩子医疗上。这孩子也争气,好学习,肯吃苦,尽管在学校常被人戏弄嘲虐,从不怨天忧人。靠一只病眼考上了大学。他的口头禅是:“我就是那小草,一定把花香留在人间”!

屈指全球身残志坚的名人,性情便不由自主地摇荡。

史蒂芬·威廉·霍金因患“渐冻症”(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),禁锢在一把轮椅上达40年之久,他却身残志不残,使之化为优势,克服了残废之患而成为国际物理界的超新星。他不能写,甚至口齿不清,但他超越了相对论、量子力学、大爆炸等理论而迈入创造宇宙的“几何之舞”。尽管他那么无助地坐在轮椅上,他的思想却出色地遨游到广袤的时空,解开了宇宙之谜。

“当代保尔”张海迪,1955年出生于山东济南。5岁时因患脊髓血管瘤,造成高位截瘫,胸部以下失去知觉。虽然没有机会走进校门,却自学了小学、中学全部课程,和大学英语、日语、德语、世界语,并攻读了大学和硕士研究生的课程。身体力行,圆了《轮椅上的梦想》。

新西兰人马克·英格利斯于2006年47岁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,成为世界上第一位登上世界最高峰的双腿残疾者。他是一位传奇人物。1982年,在攀登新西兰最高峰库克峰时,双腿被冻坏。截肢后改练自行车,并获得残奥会银牌。但是,他从未放弃登山梦想,终于在2006年5月15日梦想成真。她妻子说,“登顶那一刻,他摸到了天”!

我小心翼翼闯进司马迁的内心世界。他遭受了政治迫害,用“若九牛亡一毛,与蝼蚁何以异”抒发了心中的愤慨,但最终悟出“古者富贵而名摩灭,不可胜记,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。”用文王拘、仲尼厄、屈原放逐、左丘失明、孙子膑脚而取得的成就,激励自己完成了第一部纪传体通史《史记》。

浅夏时节,生一抹芷思灿烂,生活日新,耘一方快乐心田。记得有哲人说过,人生的磨难是很多的,所以我们不可颓废于每一件伤害。在生活磨难面前,精神上的坚强是抵抗罪恶和人生意外的锐利武器。

人生苦短,爱莫大焉。我的老表为了孩子不畏吃苦,是父子之爱。孩子努力学习、不怨天忧人,是生活之爱。推而广之,我们人人爱别人,也被别人爱,这个社会不就是美好的人间么!

“青青陵上柏,磊磊涧中石。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”。咀嚼那句“我就是那小草,一定把花香留在人间”特有韵味,今日春来,明朝花谢,我们人人都是“花草”,生活中肯定有风吹雨打的磨难,那么,我们坚定意志,砥砺前行,必然会绽芳留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