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愚雅趣
三月花季,踏青而歌
散文  2018年04月20日  阅读:764

“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。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(《诗经·小雅·出车》)”。一直纠结花儿们会不会把我当成“旅泡”,因为每每踏青,心湖上便缱绻蹁跹。

一朵花就是一个人,一棵草也是倜傥君,但凡春的物象都是情人的心结。

唐代诗人韦庄曾写《春日游》词:“春日游,杏花吹满头,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,妾拟将身嫁与一身休。纵被无情弃,不能羞。”着笔一位年轻的女子,于春日踏青途中偶遇心上人的情景,惟妙惟肖。

“树先春而动色,草迎岁而发花。”在我看来都是春招惹的。其实,草木有本心,华悦的倒是人自己。

崔护在城南庄抑郁,桃花闯进心扉,偷走了奥秘。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”由此,我想花季赏花,多半是曝露惜愫。

前一日,我在堆雪的梨花前凝思,场景一下子拉长了一千多年。我不知道乾隆皇帝是否也爱这“瀛州玉雨”,但当他当年听了神光(少林寺二祖慧可)矢志拜达摩为师断臂求法的故事,便赐了箴语:“雪印心珠”。尽管古人说这尤物“冷艳全欺雪”,在我心中却尽是“飞白”,那是白娘子对许仙执着无暇的爱!

春天是有无数诗词组成的。

“穆穆清风至,吹我罗衣裾。青袍似春草,草长条风舒(汉·乐府民歌)。”春日生春思,春思晒春心。个字只词,一平一仄都是挂牵。

“溱与洧,方涣涣兮。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芍药(《诗经·郑风·溱洧》)。”此为郑国男女出游相爱的记录。

“燕草如碧丝,秦桑低绿枝。当君怀归日,是妾断肠时。春风不相识,何事入罗帏(李白·《春思》)”?谁说这不是诗仙踏青念人呢!

诗人陆游写过一首《山城踏青》诗:“天晴山雪明城郭,水涨江流近驿亭。客鬓不如堤上柳,数枝春动又青青。”字里行间隐约唐婉走来。

花草本是有情物,春色不言诗自喧。

凭心虑来,岁岁春阳都是吟歌的时节。不赏花不足以赏春,不赏春谈何以明志。

“扬州八怪”之一的郑板桥向来怪异,赏春吟歌竟吼出56句,嵌累68个“春”:“春风、春暖、春日、春长。春山苍苍,春水漾漾。春荫荫,春浓浓,满园春花开放。门庭春柳碧翠,阶前春草芬芳,春鱼游遍春水,春鸟啼遍春堂。春色好,春光旺,几枝春杏点春光。春风吹落枝头露,春雨湿透春海棠。春日去观春景,忙煞几位春娘,头插几枝春花,身穿一套春裳;兜里兜的春菜,篮里挎的春桑。游春闲散散春闷,怀春懒回闺房……”不能不说是《春词》奇葩。看来他那个“怪”号里根植着对爱的向往。

我爱花,因为花是诗,花也是人;人是花,人也是诗。花季承载着无限美好。

《礼记》载:“仲春之月,令会男女,奔者不禁。”历史长河悠悠,人生若花吐葩,有妖娆,更有风吹雨打,艳时尽情开放,哪怕凋落白发。用一颗淡然之心去雕春,饱蘸执着书写“人间词话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