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愚雅趣
惊劫
小说  2018年04月17日  阅读:108

为那几十多万元郑平拍过桌子,哭过鼻子,跪过“局子”。要知那是弟兄们一冬劳作的血汗钱哪!

无论如何,纠结一年多钱是要回来了。可郑平一起床吓得直冒冷汗。明明用报纸抱着塞到床底下,怎么不见了呢?

郑平四处翻腾,竟发现“跑”到门口墙角处。看看报纸被咬的齿痕,原来耗子盯上了包钱的油纸。如今的耗子也向“钱”看哎!

夜长梦多。郑平赶紧收拾“宝贝”回家,这不是要过年了吗!

“老板,哪去!”房东看见郑平夹着个破包鬼鬼祟祟,迟疑询问。

“这,这有点事儿,房租过年先给你二百吧,过吧年好说,好说!”郑平吃劲夹着钱包。从口袋里摸出两张“四伟人”递过去。

工地离郑平家只是翻座山,趟道河的距离。跟他出来打工的都是乡里乡亲,干了一年多没弄住几个钱儿,要账当孙子,打官司“走门子”,吓得连家都不敢回。这好了,好歹有说头了。

“平子,这是干啥哩!”

郑平猛一抬头,见后庄的大良爷走过来瞪着眼瞅他。心里一揪,去年大良爷打杂的工钱没付,为此老人家去家里静坐好几回。

“爷,爷赶集么?这回钱给您。先给您老二百,回来算啊!”郑平从口袋摸出两张票子递过去。

“我人老几辈子都是实诚人哪!你不要推三推四的!”郑平鞠躬哈腰听着大良爷嘟哝远去。怎么总觉得后背冷飕飕的有人盯着。撒腿就往家赶。

上了山坡,蓦然回首,一大群人好像追了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