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愚雅趣
包子王
小说  2018年03月17日  阅读:711

“包子王”关门了!

县城炸了锅似的。

有人说:“有钱人就是任性。”

“保不准偷税漏税让查了不是!”又人道。

这可急坏了成群的“粉丝”们。老头老太太们来转一圈咂咂嘴,美眉们来转转皱皱眉,汉子们来了给地跺得咚咚响,孩子们只是哭闹着大人“我要吃包子”!

说起来这“包子王”是乾隆年间传下来的老字号。当年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时在这儿王家包子铺用过膳,啧啧有声,御赐了“包子王”金匾。

也难怪,这王家包子就是不凡。说那包子皮,薄薄的一层,软绵绵的,越嚼越香,尤其是那包子褶皱看着明明是朵白菊花,吃着又完全品不出面层的感觉。包子馅不用说了,一色清真,纯正的芝麻油,萝卜干儿,老豆腐,少许粉条,荆芥、茴香、木兰头,还有那嵩山上的什么特殊芷料,吃前先开窗,入嘴一口汤,滑而不腻,嫩而清爽,舌根生醇,荡气回肠。只要吃过一次便欲罢不能。这不,前些年还荣获了全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的称号。

可这王家包子有条铁的规矩,密不外传。传长不传幼,传男不传女。算来“包子王”已传至十一代,却遇到了新问题。“包子王”老板老王头正赶上计划生育,上头只让生一个,偏是女孩,这不是让“包子王”绝后吗!为此老王头的婆娘没少唠叨,固执要传给刚大学毕业的姑娘,可料还是那些料,程序一般样,做出来的包子吃着不是那回事儿。姑娘一气之下和男朋友一块儿下深圳创业去了。

有心人没少下老王头的“米”,当地的一家名胜禅寺的方丈重金请老王头去指导素斋,可半年下来,“包子王”他们也没学会,不是人家笨,关键是密笈就没教。广州一家知名五星酒店偷偷派人来做食客偷技术,吃了了个满月,厨师只说他们的包子褶皱合龙只扭270度,面也是全酵子发面,同样是机器搅和,但“包子王”的面皮薄如纸,绵若肉,馥质本没弄明白。至于包子馅更不沾边了。

一周后,“包子王”突然开门了。

粉丝们直嚷嚷:“老王去哪了,熬煎俺不是?”老王只是笑笑。

毕竟有消息灵通人士知道老王去考察北京“庆丰包子”,天津“狗不理包子”,开封“小笼包子”,便悄悄询问:“哎,他们的包子如何,比得上咱们不?”老王只是笑而不答。

不几天,“包子王”门前贴出一则告示,招收“包子王”徒弟,要求大学学历,男女不限。

人们都笑了:“这老王创新发展哩”!